其余海岸线完全被污染线圈住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08 14:14    次浏览   >

渤海是中国内海,这片7.7万平方公里的蓝色海域,平均水深18米,在浩瀚大洋之中只是一只“小海盆”,但她却像是一位无私的母亲,默默孕育着环渤海沿岸的十余个大中小城市,也“包容”地承受着城市发展所带给她的一切。

根据国家海水水质标准,我国海水水质从一至四类逐次降低,功能和保护目标不同。而劣四类水是指劣于国家海水水质标准中第四类海水水质的海水,其特征为“有一般令人厌恶和感到不快的色、臭、味”,是被严重污染的海水。去年,渤海8月劣四类水质海域面积约为13080平方公里。

粗略计算,渤海已成为一个垃圾桶,五分之一以上海水均被污染。数据显示,2005年,渤海约有14%的海水被污染。到了2010年,这一比例就已上升至22%。

2008年以前,王建民在唐山沿海拍摄时,群鸟争飞的场景仍在眼前,但近两年,再次走访唐山嘴东、南堡、黑沿子等地,工业区大张旗鼓地建设,伴随着填海造陆、污染输出,美景仿佛只存于他的相机之中。

而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其他几个典型生态系统,海水环境也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无机氮或活性磷酸盐污染。近年来,滦河口-北戴河海域文昌鱼数量呈减少趋势。陆源污染都是影响其生态系统健康的主要因素。

作为该校暑期社会实践团的一员,张晓磊等百余位北科大同学连续两年走访环渤海沿海城市,令他们震惊的是当地可怕的工业废水偷排乱排、污水灌溉等现象,“这时候我们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小了。”团队负责人宋泮园说。“当地环保政府部门对当地排污企业了如指掌,觉得我们是大学生不管用,向我们一一道来。而我们走访的河流中,有些用肉眼就能看出已经被严重污染了,呈现‘五彩斑斓’的颜色。”

生态链环环相扣,同样的无奈来自于天津汉沽大神堂像刘翠波这样的渔民。记者查找资料获悉,上世纪80年代,渤海三湾——山东的莱州湾、天津的渤海湾以及辽宁的辽东湾,尚是中国的黄金海洋渔场,有鱼盆、虾盆及聚宝盆之称,海产品产量占全中国海产的40%多。此外,渤海充当了黄海、东海相当品种水生动物的产卵场,但近年来鱼虾难觅。

根据《2012年北海区海洋环境公报》显示,2012年,渤海近岸海域海水污染程度有所增加,海水环境质量总体一般。去年5月、8月、10月渤海符合第一类海水水质标准的海域面积分别为45760平方公里、36160平方公里、40510平方公里,约占渤海总面积的59%、47%、52%。受去年7月京津冀地区强降水影响,渤海湾8月份海水污染面积显著增加,渤海劣四类水质海域面积增大。

今年夏天,在海鲜排档的叫卖声中,北京科技大学大一学生张晓磊第一次真正站在非旅游景点的海边,他觉得一阵阵反胃,“谁还有心情吃海鲜啊。”渤海的入港口处,漂浮着大量生活垃圾、废弃塑料袋、塑料瓶,张晓磊看着都觉得恶心,但他说,“你望向远处,又觉得大海还是很壮观。”

公报指出,生态系统持续处于不健康状态的锦州湾典型生态系统,海水环境质量较差,无机氮和重金属污染严重,无机氮浓度超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重金属锌浓度超第二类海水水质标准。沉积物环境受重金属(镉、锌、汞、砷、铅、铜)和石油类污染较重,局部海域沉积物中镉、汞和锌含量超第三类海洋沉积物质量标准。浮游生物密度偏离正常水平,大型底栖生物种类很少,鱼卵仔鱼密度极低。锦州湾沿岸聚集的冶金、石油、化工等众多大中型工厂成为该海域海水和沉积物重金属污染严重的直接原因。

王建民告诉记者,从河北唐山往北,经乐亭再到辽宁盘锦,他所到的采风之地,这几年的海滩和滩涂大多被严重破坏。“去年万鸟竞相落脚天津北大港湿地,实在是因为适合憩息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公报指出,渤海污染较重海域主要集中在辽东湾、渤海湾、莱州湾三大湾近岸海域。

2012年,北海分局以海洋生物多样性监测为基础,持续对双台子河口、锦州湾、滦河口-北戴河、渤海湾、黄河口、莱州湾等6个典型生态系统进行监测评价。结果显示,锦州湾生态系统处于不健康状态,其余5个典型生态系统均处于亚健康状态。

2012年,渤海沿岸主要江河径流携带入海的化学需氧量、石油类、营养盐(氨氮、总磷)、重金属(铜、铅、锌、镉、汞)、砷等主要污染物总量约为114万吨。2012年,渤海沿岸实施监测的陆源入海排污口(河)共82个,全年4次检测均超标的有22个排污口。94%的重点排污口临近海域环境质量不能满足周边海洋功能区环境质量要求,其中,33%的重点排污口对其临近海域环境质量造成较重或严重影响。

据悉,天津152公里的海岸线,如今仅保留有汉沽大神堂一处渔村。王建民也时常去滨海的海滩上看一看,作为生长在汉沽的天津人,他不知道这样的美丽能否保留住。

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原副厅长、巡视员王诗成曾介绍说,上世纪70年代整个渤海年产野生对虾4万吨,仅莱州湾就1.6万吨。但从1993年开始,渤海对虾就形不成虾汛了,最少的时候野生对虾年产仅800吨。近几年,渤海对虾年产回升至几千吨,主要是沿海各省人工培育放流的对虾。

渤海究竟为何蒙污?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夏青曾指出污染80%源于陆地。天津科技大学海洋学院党委书记、海洋环境专家刘文岭更是直言:“应该都是陆源污染造成的。”

黄河、辽河、海河三大水系40多条河流,在过去30多年里不停注入渤海。在这些河流中,涌入大海的还有沿岸造纸厂、化工厂等排出的污水。山东省环保部门负责人曾对当地媒体透露,小清河难治,主要原因是排污大户均为省内“响当当的大企业”,不少还是上市公司。无论主流还是支流,造纸和化工等行业的大企业星罗棋布。

根据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2012年北海区海洋环境公报》显示,在去年春、夏、秋三幅《渤海水质等级分布示意图》中,整个渤海近岸,除了河北秦皇岛、辽宁大连附近少量海岸线,其余海岸线完全被污染线圈住,几乎无一城市可以幸免。

每年此时,向南的第一批候鸟会飞过北方沿海城市上空,并在海滩、湿地上休憩、觅食,天津摄影家王建民总会邀上三两好友,驱车赶往海边,拿起相机捕捉下这些美丽的镜头。然而,这位年过五旬的摄影家根本无需往记忆的更深处寻找画面,8月25日,他在个人微博上贴出了一组“前年,去年,今年。摄于唐山黑沿子”的照片,仅仅三年时间,碧海上空群鸟争飞的场景变成了一只反嘴鹬孤独地站在开裂的大地上。